舞亦娱乐网-舞亦网-朱亮琪’Blog

妾本妖娆君祁花梨无弹窗在线阅读 妾本妖娆君祁花梨微网盘全文TXT免费下载

2016/12/27 13:12:07 作者:舞亦-小编围观 ... 次 评论

妾本妖娆君祁花梨无弹窗在线阅读 妾本妖娆君祁花梨微网盘全文TXT免费下载,小说很多人都喜欢看。小说里面的精彩也是我们不能体会的。我是狐你是人。注定情深缘浅!下面我们一起去阅读小说全文精彩剧情!

舞亦网

小说简介:

缥缈山初见,他俊美如谪仙,她对他一见钟情,从此,千里寻君甘愿做他怀中宠物。后来,大街小巷皆知太子府出了只了不起的小狐狸,唱歌跳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“为何我不能与他在一起?”“因为他是人,你是妖。”又是缥缈山上,他带着十万铁骑只为得到她的心脏去救另一个人,那一日,她失去了最亲的人,失去了爱人的心,她被所有人抛弃。

》》》点击阅读全文

苹果手机用户》》》点此阅读

(下载软件后在搜索栏输入小说名字即可找到资源)

精彩章节节选:

二人皆是不为所动,继续针锋相对起来。司马曦的意思是考虑到嫡庶问题,人家是荣家嫡子娶的就该是咱们家的嫡女。平王妃直接回击道,那照你这么说,安瑾安瑜的婚事以后就只考虑各家的庶子了,就连安博鹏也该娶一个庶女。你要是点头答应的话,我立马就开始给这几个孩子找婚事,就专挑庶出的找。 

司马曦不敢点头,虽说她来自文明发达的时代,认为嫡出庶出的没有什么区别,但在真真正正的封建社会呆了二十来年,她太清楚嫡庶的区别了。这二十年来,她的孩子外出交际总是受到嫡出庶出的区别待遇。她很早就打算给孩子们找的婚事是大家的嫡出子弟,到时候也能很好的帮助孩子们。毕竟一个家族最好的资源总是给了嫡出的孩子。 

司马曦说不过王妃,但她也打定主意她的孩子不会嫁,那么就只能想办法推给安然了。两人就这样僵持着,最后,平王没办法让两人先回去休息了,打算明天再议。 

平王妃刚回到自己的院子,就看见了等在屋里的安然。安然也是听说了府里的发生的事,这才来问问自己的母亲。 

平王妃把安然拉着坐下,摸摸她的头,笑道,“都听说了吧。不用担心,你还娘还想把你多留在身边两年呢,绝不会早早的就把你嫁出去的。” 

安然可不觉得这事这么简单,毕竟婚事上没写的是哪个具体的名字,只是平王府的姑娘。可平王府的姑娘有三个,以父王这么多年对安瑾安瑜姐妹两的偏疼来看,他肯定不舍得把安瑾安瑜嫁给那么穷的人家,那么最后遭殃的就只能是自己了。 

她感到隐隐的担忧,不知道为什么,一提及她的婚事,她就下意识的想起了师兄吴恙,可能是师兄最近两个月写的事都是她一定不能订婚事,他可是奉了师父的命要好好照看她的婚事。 

他每次都说的事就是在他回来之前她不能被哪个狼崽子叼走了,还老是告诉她所有的男人都是坏的,表里不一,看着正经说不定背后里养了一堆小妾。安然觉得在这么下去,她都要被吴恙洗脑了,还好她尚有一丝理智,不会一竿子打死所有人。 

这次的事就当考验她在她亲爱的父王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,也是为她解决了一个难题,就是这半年以来的父王对自己的关爱到底是不是真的,每次她都快要沉浸在父王的温暖中,可是下一刻她又清醒了,生怕这只是一场梦,等梦醒了,又是那个冷冰冰的父王。 

看着安然变化莫测的脸,平王妃只当她是担心了,安慰道,“然儿,你放心,肯定不会是你的。如果你父王不公,我们还有你皇后姨母啊。不用担心,我们的小郡主就该美美哒。” 

安然对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荣云鹤也是很好奇,还好平王妃很快就给她讲了今天的事最后感慨道,“我看出来荣云鹤也是个好孩子,他也不想高攀我们王府,只是这事这么巧就被司马封给撞出来了,又让南熙给看见了。” 

“经南熙那么一宣扬啊,咱们府上还真必须要和荣云鹤结亲了,不管荣云鹤愿不愿意,不然外面传的闲话可就压的咱们王府没脸见人啊。说起来这南熙还真是欠揍,这孩子真是到处管闲事,已经变得人憎狗嫌了,可碍于定王府就这么一个男丁,大家都没有办法。” 

和母亲聊了一会儿天之后,夜色渐深,安然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休息。 

司马曦盼着平王能来自己的院子,好再吹吹枕头风,没想到平王当晚因为一个来月的三少爷病了,去了云侧妃的院子,气的她随手摔碎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花瓶,看着地上的碎片,她觉得既愤怒又后悔。 

第二天,听平王的意思是,已经敲定了人选,就是三姑娘安瑾了。她暗恨道,就知道那个云侧妃不是个好东西,一晚上就能勾的王爷转变了心思。还真是王妃养的一条好狗啊,可惜这个狗注定活不长啊。 

眼下二皇子的婚事也已经解除了,以二皇子对安瑾的迷恋,肯定会娶安瑾为二皇子妃的,她的安瑾可是要做二皇子妃的人,决不能就这样嫁给一个穷的要命的七品小官。 

可二皇子和安瑾的事目前还没成,她更不能到处宣扬了,就连平王都不能告诉。要知道平王可是一向不会参与到这些皇子夺位中的。就连平王妃是宸王的姨母,平王这些年也没有支持宸王的打算,反而是安博远一直和宸王走的近。 

可眼下如何解决这个难关呢?安瑾决不能许给荣云鹤。 

这边,荣云鹤正好是休沐一天,想着母亲还卧病在床,他就是再不想来平王府,为了看母亲,他还是来到了这个让他望而生畏的王府。他自小在乡野长大,对于父亲描述的那些纸醉金迷的京城生活,他只是觉得很是遥远。 

后来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,他父亲眼里越来越暗淡,就渐渐的不再提京城的事了。只是在他临终前,拉着他的手颤抖着,叮嘱着他一定要回到京城,一定要光复他们荣家的辉煌。还提及到了一定要千方百计的娶了平王府的女儿作为助力。 

他遵循父亲的遗言,努力的考取功名,终于让他重新带着父亲的牌位回到了京城。不过在见识到京城里的繁华之后,尤其是参加完杏林宴之后,他更觉得自己和这些权贵格格不入。那些人眼里的矜傲深深刺痛了他那只剩的自尊心,是的他现在就只有自己的自尊了。 

他本不打算娶平王府的姑娘,想凭自己的努力恢复荣家的荣耀。哪怕会用尽他的一生呢?可他也不知道他母亲一出个门就闹出了这事,最后阴差阳错的还是有了这门婚事。 

他心情复杂的走在平王府的小路上,不知不觉引路的丫鬟已经离他很远了。等他平复了思绪,才发现眼前的路他不认识。他只好四处打量,希望能碰见个丫鬟问问路。 

不一会儿,他发现迎面走来了一个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子,他以为是这王府里的丫鬟,当即叫住了那个人。“前面的那个丫鬟,可否帮在下一个忙?” 

安瑜顿住了脚步,四下张望了一下,这里就自己一个人,当然还有那个身上衣服洗的发白的年轻人。 

她指着自己问道,“你叫的是我吗?” 

荣云鹤不由笑了,“这里就只有你我了啊,你这个丫鬟还有点呆呢?” 

安瑜被他的笑搞得心里不正常的挑了一会儿,可随即想到自己可是堂堂的平王府四姑娘呢?居然被这个一看就是个穷书生的人给认成丫鬟了,还说自己呆。她压下心里的躁动,狠狠的问道,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姑娘是丫鬟了,还敢说本姑娘呆?” 

荣云鹤疑惑道,“你身上这粉色的衣服难道不是王府里丫鬟的服装吗?我看府里的丫鬟都穿的粉色的。”